Zpx

積極不干預 市場自由

積極不干預政策或積極不干預主義(英文:positive non-interventionism)是香港前財政司夏鼎基於1980年提出的術語,用以概括香港政府當時「小政府、大市場」的經濟政策。

術語的提出 ·

「適度有為」既不蘊含動輒干預市場之意,「積極不干預」也不等如完全放任市場不管。在某程度來說,兩者甚至可視作同義詞。整場論爭,查實源於八十年代香港部份經濟學者有意或無意的偷樑換柱,假「積極不干預」之名包裝芝加哥學派的觀點。

撰文:雷鼎鳴 特首梁振英日前接受新華社訪問時表示「積極不干預」政策已經過時,香港政府的發展策略要改作「適度有為」。 這些名稱其實都十分含糊,可供想像的空間很大,我們很難具體判斷究竟政策會有多大改變,但單從字面來看,似乎政府比以前有較大的傾向干預市場。

因此,夏鼎基在1982年又補充,在四種情況下考慮干預經濟,即:「市場不完善導致壟斷、增長過快無法抑制、對總體經濟產生不良影響、經濟無法自我不斷調整」。多少反映積極不干預並非一次成型的管治理念,而是不斷總結的一系列管治邏輯。

「積極不干預政策」是指政府除了在政策和法規上確保市場正常運作,及較少干預市場;其中更以「大巿場,小政府」的原則推動經濟運作,主張經濟由市場主導,政府儘量不干預自由市場的運作,政府所扮演的角色愈小愈好。[1]

1970年財政司夏鼎基爵士推行的「積極不干預政策」,其實既是經濟政策,亦為管治策略(或哲學)。 作為經濟政策,它高舉自由市場資本主義,主導政府施政方針。香港成為舉世知名的最自由經濟體,實在是二十世紀下半葉一大奇蹟,但政府的具體施政並不止於堅守法治、保護私有產權、維持公開

此外,我們也不應該忘記香港放在倫敦的儲備曾經起過支持英鎊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所謂的「積極不干預」本身,就是符合了在港英商利益的恰當政策。如果港英政府真的不干預市場,大東電報局的壟斷地位又

「積極不干預 主義」的基本理論如下:這是指政府試圖以計劃經濟及打擊市場力量的運作,通常是徒勞無功和有害的,無論短期的後果如何令人難受。另一方面,所謂「積極」是指政在決策前是以積極的態度三思而後作出的,必要考慮政策的代價與利益

香港經濟轉捩點:當「積極不干預」撞上「適度有為」 在香港,自由市場是人們的驕傲甚至信仰,然而,現任特首梁振英多番用行動和言論來表明要在經濟領域「適度有為」。

「積極不干預政策」是指政府除了在政策和法規上確保市場正常運作,及較少干預市場;其中更以「大巿場,小政府」的原則推動經濟運作,主張經濟由市場主導,政府儘量不干預自由市場的運作,政府所扮演的角色愈小愈好。[1]

自由黨主席鍾國斌回應稱,「積極不干預」政策是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政府只需提供好的營商環境給商家發揮,而不是政府主導市場。若政府在必要時干預,也要視乎干預的程度。 11 目前,港府在海外的9個國家設立了11個經貿辦事處。

「本書精彩之處在於,作者對「積極不干預」作出新的解讀,剖析當時的港督和高級官員,如何在積極自由和消極自由之間尋求平衡,在當時資源緊絀的情況下,如何造就了一個善治的奇跡。」 —陳卓華副教授(澳門理工學院)

在這次政府干預股票和期貨市場的事件中,政府也沒有偏離這項政策。事實上,這次干預行動正是由我這個對積極不干預政策堅信不移的人負責執行的。 撫今追昔,我在注視市場形勢之餘,也騰出一點時間來讀一下已經被遺忘了的有關積極不干預政策的文獻。

「積極不干預」之所謂「積極」,是指當市場運作出現問題(如存在公共財政、界外效應)時,政府便應該介入市場,糾正市場失靈。 「積極不干預」基本上是經濟學教科書的思路,主要是相信在經濟事務上,政府官員比不上市場參與者精明,因為市場參與者有着

」除了經濟自由外,香港在其它指標上的表現差強人意,城市宜居度僅列140個國家中的第46名,而幸福指數更在145個國家中列120名,屬於倒數的「差生」。「積極不干預」是一個空杯?貧富差距不斷拉大,但普遍香港市民都仍然認為「積極不干預」是香港經濟

作者: 端傳媒記者 孫賢亮 發自香港

27/9/2016 · 佛利民教授指出,雖然香港一直沒有政治投票自由,但由於政府一直守着積極不干預精神,令市場自由運作,亦有良好法治,使香港有聞名於世的經濟和民生自由。 郭伯偉爵士在40年代來到香港,擔任公職。當時香港平均收入比一些非洲國家,例如加蓬,低40

積極不干預政策或積極不干預主義(英文:positive non-interventionism)是香港前財政司夏鼎基於1980年提出的術語,用以概括香港政府當時「小政府、大市場」的經濟政策。

前年,梁振英曾經公開表明「積極不干預」已經過時,後來又撰文回應自由黨鍾國斌的批評,指他「適度有為」的主張比主權移交前的「積極不干預」更加可取之時,縱使錯誤地引用仍主張自由放任的郭伯偉之談,亦再三強調他尊重市場經濟。

「自由市場防火牆崩潰」 曾蔭權前日出席《「十一五」與香港發展》經濟高峯會時,首次表明香港一直奉行的積極不干預經濟政策,早已不是政府施政藍圖。正在新加坡參加亞洲自由論壇、一直研究自由市場經濟的北京大學政治學博士劉軍寧批評:「香港自由市場的防火牆已崩潰,港人應像23條那時

特首梁振英日前接受新華社訪問時表示「積極不干預」政策已經過時,香港政府的發展策略要改作「適度有為」。 這些名稱其實都十分含糊,可供想像的空間很大,我們很難具體判斷究竟政策會有多大改變,但單從字面來看,似乎政府比前有較大的傾向干預市場。

對於香港歷來奉行自由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模式,以及香港政府在經濟發展上一直秉承的「積極不干預」理念,梁振英認為已經過時,主張以他參選行政長官時提出的「適度有為」概念代替,因為香港的競爭對手在經濟民生方面都十分積極,而且都有政府撐腰

8/2/2008 · 積極不干預政策或積極不干預主義(英文:positive non-interventionism)是香港前財政司夏鼎基於1980年提出的術語,用以概括香港政府當時「小政府、大市場」的經濟政策。積極不干預政策被一些學者視為「香港奇蹟」(經濟發達)發生的重要因素。

香港有今天的發展成就,人人都說,是個經濟神話。而這個神話的精粹,在於多年以來,政府所堅持推行的「積極不干預」政策,提倡自由,人人自力更生,努力向上,出人頭地,經濟自然起飛。究竟,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還只是一個迷思?

不是嗎?香港長期在經濟自由的掛名上名列前茅,佛利民亦多次讚賞香港是自由經濟的典範,「積極不干預」是香港經濟政策的貼切形容吧? 對,相比歐美國家,香港稅率低兼稅制簡單(這亦是各大經濟自由排名看重的因素),但實情香港政府的干預從來非常

Which financial secretary coined the term positive non – interventionism 哪一位財政司創出積極不干預政策這個字眼? Positive non – interventionism 積極不干預政策 What we are seeing is a market correction , unguided by government , which will eventually

香港有今天的發展成就,人人都說,是個經濟神話。而這個神話的精粹,在於多年以來,政府所堅持推行的「積極不干預」政策,提倡自由,人人自力更生,努力向上,出人頭地,經濟自然起飛。究竟,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還只是一個迷思?

積極不干預政策或積極不干預主義(英文:positive non-interventionism)是香港前財政司夏鼎基於1980年提出的術語,用以概括香港政府當時「小政府、大市場」的經濟政策。 目錄[顯示] 術語的提出 1960年代,香港財政司郭伯偉提出不干預构想,採取自由放任

由此亦可推斷,夏鼎基的出發點在制訂明確規則,以免總督過於冒進而採取有違自由市場資本主義秩序的政策,與此同時,他也必須為總督的干預措施建立認受性。 積極不干預政策開宗明義的立場並不排除所有來自政府的干預,當市場機制面臨嚴重失效,政府即

梁振英的言論在香港引起不少反響。自由黨主席鍾國斌在出席一個電台節目時回應,積極不干預政策是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亦已實行多年,當年香港成為「亞洲四小龍」,都不需要政府干預,政府只需提供良好營商環境,民間自行發揮,而不是政府主導市場。

自由放任自義對國家干預市場的抗拒 自由放任主義極為反對國家對市場的干預,因為干預是對個人自由和權利的傷害。這意味著任何政府再分配的制度,例如福利機制,是不正當的,因為這些機制變相強迫個人為他人工作並且剝奪其對自己財物的私有財產權。

新華社刊出梁振英表示「積極不干預」已過時的訪問之後,不夠兩日,警察就放蛇拘捕Uber司機,雷厲風行的大隊人馬上Uber寫字樓拉人封艇,罪名曰「涉嫌『使用汽車以作出租或取酬載客用途』及『沒有第三者保險而使用車輛』。

「積極不干預 」非事實,「適度有為」是理想 除了「地少人多」,「積極不干預」是另一個由細聽到大的香港特色。前財政司郭伯偉定義為:「長期來說,所有生意人的決定,在自由經濟裏運用個人的判斷,雖然不時出錯,但帶來破壞的機會,會比由

為什麼「積極不干預政策」長年遭誤解,真正含義鮮為人知?陳坤耀教授指,政府根本不知道正確的理解,這個誤會是由上而下的。 研究一個城市的興衰,向來有趣,亦容易教人着迷,研究亞洲四小龍的陳坤耀正是這個範疇的權威。香港過往有什麼成功因素,這些因素是否已經消失殆盡?

「積重難返,很難搞了。」香港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所長陳文鴻說。自1980年代起專研中國及香港經濟問題的陳文鴻,早於2004年任職理工大學中國商業中心主任時,在中國社會科學院主辦的《國際經濟評論》發表《結構轉型與香港的產業政策》,指出特區政府的不干預政策環境,不可能讓原有

【港聞噏事】《「積極不干預」是否過時?一切似乎源於誤解》 – # 陳凱文 近日,特首梁振英重提需要放棄過時的「積極不干預」思維,自由黨主席鍾國斌並不苟同,並在香港電台英文節目《給香港的信》中提出反駁,反對政府揚棄「大市場小政府」和「積極不干預」政策,政府如「越界」將會影響

行政長官梁振英日前接受《新華社》訪問時,提出香港應放棄「積極不干預」政策,自由黨主席鍾國斌回應指,「積極不干預」政策是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若政府在必要時要干預某些政策,要視乎要干預的程

香港賴以成功的自由市場和積極不干預政策,兩者的關係最近因特首梁振英「適度有為」的一句話,,而掀起了各種猜測的漣漪。雷鼎鳴教授今日以香港歷任財爺的理財哲學為軸,輔以市場經濟的實例,深入淺出為大家作出剖析。

然而,由於「積極不干預」與「適度有為」並非標準的經濟學用語,故此,即使是頂尖的經濟學者亦或未能清楚界定「積極不干預」與「適度有為」之間到底有何分別。但,從梁特首言辭之間,不難發現政府將較以往作出更大程度的市場干預行為。

香港賴以成功的自由市場和積極不干預政策,兩者的關係最近因特首梁振英「適度有為」的一句話,,而掀起了各種猜測的漣漪。雷鼎鳴教授今日以香港歷任財爺的理財哲學為軸,輔以市場經濟的實例,深入淺出為大家作出剖析。

近日,特首林太首度上京述職;愚以為,是次述職重點有三,一、開啟香港在「一帶一路」的具體參與;二、解決住屋、置業問題;三、創科局成立兩年後,香港在相關領域的實際推進。而這一切,自然要放在中、美兩巨頭所推

就好像日前特首曾蔭權語出驚人,聲稱「小政府、大市場」早已取代「積極不干預」成為港府的施政理念。此言一出,全港嘩然。輿論莫不以此大做文章,有贊成,有反對,有騎牆,只是不見有人問:「尊貴的特首,你知道自己在說甚麼嗎?

「本書精彩之處在於,作者對「積極不干預」作出新的解讀,剖析當時的港督和高級官員,如何在積極自由和消極自由之間尋求平衡,在當時資源緊絀的情況下,如何造就了一個善治的奇跡。」 —陳卓華副教授(澳門理工學院)

因此,「積極不干預」也應該有「積極」的那一面。 但是,認為「積極不干預」等於完全不干預的人比較多,於是「積極不干預」就逐漸變成政府甚麼都不該做。梁錦松公開否定了這個經濟哲學,他認為政府應掌握經濟發展方向,積極為市場發展創造條件。

前年,梁振英曾經公開表明「積極不干預」已經過時,後來又撰文回應自由黨鍾國斌的批評,指他「適度有為」的主張比主權移交前的「積極不干預」更加可取之時,縱使錯誤地引用仍主張自由放任的郭伯偉之談,亦再三強調他尊重市場經濟。

Liberal Party 自由黨 自由市場不應干預 勿損香港金漆招牌 – 鍾國斌 (2015 年8 月20 日) 香港多年來獲評全球最自由經濟城市之一,金漆招牌得來不易,要在瞬息萬變的國際經濟市場保持優勢,就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政府需要提出適切的政策,營造有利的營商環境。

另一位朋友任真問,如果積極不干預,那麼政府是用來做什麼的。簡單來說,就是保護市民的自由,包括人身及私有財產的自由。她提到劏房問題,劏房存在的原因,就是因為公營房屋的不公義。左膠以為,無公屋,窮人便無地方住?